http://www.giock.com

场外配资能否死灰复燃

原文标题:场外配资能否死灰复燃


说起去年的场外配资,至今还令股民们谈虎色变。近期市场传闻场外配资再次卷土重来,这像悬挂在股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挥之不去。然而,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场外配资可能并没有传闻中得那么恐惧,由于有了前车之鉴,银行和信托对配资的态度趋于谨慎,风控要求较强,而民间配资虽暗流涌动,但也有所收敛。上周五,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对“改头换面营销重新揽客”的相关配资主体予以警告,称已立案调查,如涉嫌犯罪将被移送公安机关,这也将对违规配资起到警示作用。

说起去年的场外配资,至今还令股民们谈虎色变。近期市场传闻场外配资再次卷土重来,这像悬挂在股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挥之不去。然而,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场外配资可能并没有传闻中得那么恐惧,由于有了前车之鉴,银行和信托对配资的态度趋于谨慎,风控要求较强,而民间配资虽暗流涌动,但也有所收敛。上周五,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对“改头换面营销重新揽客”的相关配资主体予以警告,称已立案调查,如涉嫌犯罪将被移送公安机关,这也将对违规配资起到警示作用。

银行配资:量体裁衣

近期不断有消息称,多家银行放大了场外配资杠杆,由原来的1倍扩大至最高3倍。据一家股份制银行客户经理介绍,目前股票配资业务的最高杠杆可以做到1:3,资金门槛在2000万元,利率成本在7%上下。

听上去银行好像在配资杠杆上并不甘落后,然而,在北京商报记者的调查中,有业内人士给出不同的说法。一位证券业人士表示,当前该机构仅与寥寥几家银行有配资合作,杠杆都超不过1:3。东兴证券研报披露的数据更低,目前广发、光大、民生等多家银行设置的杠杆比例均不超过1:2。

银行在杠杆率上颇为谨慎的同时,还通过门槛筛选客户。上述证券业人士介绍,银行场外配资的门槛都在千万元之上,把很多投资者直接拒之门外。“主动询问做场外配资的客户并不多,比例甚至不足1/100。其中一位客户去年在股市中被套了,几百万元的资金只剩下六七十万元,想再加杠杆赚回来,不过目前资金量不足,达不到银行的门槛,所以没做成。”

此外,银行对场外配资的谨慎还体现在风控要求上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股份制银行客户经理表示,股票配资业务确实能给银行带来较高利润,但经过去年股市的“去杠杆”行动,银行杠杆配资业务收缩了一些,银行整体的配资风控要求也有所增强,警惕股市再次波动。

事实上,银行的整体配资风控本就基本到位,去年股市行情好的时候曾做到过1∶2.5,都没有出现大的问题。“所以不论杠杆率高低,银行都不需要停止配资业务,主要就是因为风控已经达到标准化且成熟的程度,银行会限制一些股票持有或买入来控制风险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道。

信托配资:浅尝辄止

比银行更审慎的是,此次“死灰复燃”的配资大军中,并没有显现在去年下半年场外配资清理中元气大伤的信托业的身影。

去年上半年伞形信托就被叫停,下半年股灾后场外配资清理更是来势汹汹,监管层给券商下达关闭伞形信托第三方接入系统的大限,让不少券商和信托公司间出现摩擦。有的券商以“一刀切”的做法将伞形信托和单一资金信托全部清理,但一对一的单账户配资业务在政策上没有被命令禁止,双方矛盾升级。

更让信托公司“受伤”的是,被清理的伞形信托体量实在巨大。根据招商证券估算,在去年初时,伞形信托的规模就已在3000亿-4000亿元之间。一位信托机构分析师直言,去年出了这么多事情,今年大家在这方面都很谨慎,整个配资业务在信托中的占比非常小。同时杠杆率也非常保守,“目前没有看到杠杆率达到1:3的,而此前伞形信托杠杆率在1∶8的比比皆是”。

对于“躺枪”的单一结构化配资业务,随着信托公司与合作券商端口问题的逐步解决,也正在逐步恢复。加上股市的回暖,证券类信托重新被唤醒。数据显示,上周证券类信托成立10只,规模为26.21亿元,占总规模比例为43.15%;而此前一周的数据为发行6只,规模5.74亿元。相比前一周,证券类信托成立规模有较大幅度增长。

然而,业内人士认为,信托配资业务难现往日光景。这也意味着,对于当前的信托市场而言,场外配资野蛮生长的情况或许已经有所改观,而卷土重来的场外配资,对信托市场的实际冲击力或许已经大打折扣了。

民间配资:有所收敛

民间配资一直是野蛮滋生的地带,去年股灾爆发前,民间配资杠杆率达到1∶9的不在少数。长期以来,民间配资业务处于监管灰色地带,缺乏严厉的风控监管体系,因此得以疯狂发展。

在搜索网站输入“配资”字样,靠前的几乎都是民间配资平台。但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近期民间配资业务也有所收敛。


本文由168期货网整理编辑发布,地址:http://www.giock.com/qhhq/5453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